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爱彩网 > 二进制 >

二进制生活两代人一起玩手机年味在微信红包里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二进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8年春节,除夕团圆饭后,我奶奶家上下二十几口人纷纷掏出手机开始抢红包。

  我家是结构非常经典的中国大家庭。爷爷奶奶是苦过来的,父母一辈努力进入“单位”并在县城扎根,如今人近中年,有小天地里稳定的遗憾和幸福。我这一代随高考飘落各地,只在春节时跋山涉水坐回到奶奶家堂屋的大圆桌边,等着20年不变的炸圆子、牛肉丝和煎鱼上桌。

  抢红包是近几年的新传统。互联网和电子产品曾经是春节大敌,以我爸为首的长辈对“玩手机”行径深恶痛绝。常见控诉包括“眼睛都要玩瞎了”“不知道整天看有什么好看的”“别在网上学坏了”。

  我曾一度怀疑,对手机的厌恶多少反映出我爸的恐惧——手机那头有一个他完全不了解的新世界。他是老派人,信奉经验,追求踏踏实实、家和万事兴。

  我正青春,膨胀得很,非常讨厌别人指导我怎么活。春节饭桌是我们这辈人的战场,从职业选择到婚姻家庭都要大力一辩。我在那个新世界里撒泼打滚,似有万丈豪情、百千未来。

  过了这个春节我虚岁29了,在北京工作到第五年,已经尝过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甜与苦。我开始有点懂我爸了。他慌,不是因为自己不足,而是因为在我拼命想去的新世界里,他没把握保护好自己的小女儿。

  我爸不知道,他的那些老道理在新世界里同样适用。我已经明白,当“新”的光环退去,生活的规则没有太大变化,梦想催生问题,幸福紧跟辛苦。

  这几年回家,惊觉父母一辈有变成网虫的趋势。很多时候,他们为了更靠近我们而上网。大伯大妈规律地和旅居英国的姐姐、姐夫线上视频。我爸关注了我们报纸的公众号,不错过我的每一篇文章。

  我们这些熊孩子一下子成了前辈。教学在吃与抢红包之间见缝插针地进行。长辈像小学生听课似的挨着我们坐,捧着手机或平板电脑学习怎样在支付宝上买理财产品,忘记了微信密码怎么办,如何将通讯录从一台手机转到另一台。

  爸妈还是怕给我添麻烦,平时不太在电话里问我,攒到我回家时小心翼翼地请教。

  年纪渐长,对父母多了搀扶的心思,总想带他们在电子世界里再走远一点。后来我慢慢懂了,他们有自己的新世界,他们很快乐。

  上一代人的网络ID特别好认,头像多是自家养的花草或是孙辈的照片。我爸的老同学老战友都在网上找到了,很多人在此之前已经失联20多年。我妈则异常活跃,拍个照要在朋友圈、QQ空间等多平台呈现,有一次专门致电让我给家里新开的兰花点赞。

  他们有自己的风潮,我妈有一阵子特别热爱网上K歌,还专门买了话筒,线上专辑里滚动播放她年轻时的照片。后来,她又迷上制作电子相册。最近听说整个县城的中年人都在玩一个网上种水果的游戏。

  两代人终究不一样。我妈至今喜用“呵呵”表达快乐情绪,常请教我发在朋友圈的截图是啥意思,搞不懂为啥我这么热衷养青蛙却不自己生一个娃。我是一段需要她破解的代码,她小心翼翼比对着我童年时的数据,疑虑重重。

  网上有我们这一代人对回家过年的无限怨念。关于工资、房子和婚姻的连连追问让人头皮发麻。我明白那种恐惧。在我们听来,那些问题背后有着旧世界的标准,能把我们当场打回原形:你闯出去了,你按你自己的方式生活了,你活得也不过如此嘛。

  争是争不出长短的。都找不到合适的方式表达对彼此的关心时,我们一起玩手机。

  我妈建了一个家族微信群。我和朋友手机里都少不了这种大多名为“一家人”的大群。日常不算热闹:家长交相发送着爆款文章,主要内容为防火防盗、饮食养生和心灵鸡汤。有亲戚隔一阵子冒出来狂晒照片,无非是旅游和孙辈。偶尔被点名的小孩悠悠出现,说说客套话。

  红包则总能带来群里热闹的高潮。头像出现,抛出恭喜发财的红色链接,或是表示感谢的表情包。空调嗡嗡吹出暖风,一群人或坐或靠,盯着各自大大小小的屏幕,交谈很少,不时一起笑起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2017年,在习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本文链接:http://pikeducation.com/erjinzhi/354.html